苏博蒂奇(苏博蒂奇什么水平)

苏博蒂奇(苏博蒂奇什么水平)

有时候,当你自以为已经竭尽全力,依然不能做到最好,你会感觉沮丧不已,其实,成功距离你也许只有一层窗户纸,这时候你最需要的是一个坚定的眼神和一个继续战斗下去的心理支点。

对球员进行心理建设不是一个新概念,比如弗格森的吹风机、比如穆里尼奥所说的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比如郎平所说的要比对手再多坚持一会儿,好的教练总是能够找到办法让球员穿过那层心理上的“窗户纸”。恍如一个邻家大叔的克洛普,在德甲多特蒙德、英超的利物浦做到了同样的事情。

说起渣叔,我的眼前总有一抹跳跃的黄和战斗的红,他麾下的小伙子们在球场上肆意奔跑的感觉,特别特别像一望无垠大草原上的野马群,野性、奔放、昂扬、不羁,尤其是当你把BGM设定为Beyond乐队的《海阔天空》,燃爆了!!!!!!

那些竞技场上的心理大师(五) 之 尤尔根克洛普

欧冠封王

第一部分:德国往事

邻家大男孩

尤尔根克洛普,1967年出生于德国斯图加特,他的父亲诺伯特喜爱各种运动,尤其偏爱足球。诺伯特特别喜欢和克洛普进行各种比试,一点都不觉得以大欺小有什么不妥,不管是滑雪、网球还是足球,都以击败儿子为荣。克洛普说:“爸爸爱我,但他从来不让着我,总是把我打得落花流水”。在又一次父与子的网球切磋中,克洛普被父亲打了两个0比6,气急败坏的克洛普大喊:“你认为我喜欢输吗?”,父亲揶揄道:“我更不喜欢输”。有趣的父子俩!

不喜欢输又能怎样呢?唯有全力以赴去战斗!也许父亲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激励克洛普的好胜心,的确,他做到了!从小就经历过逆境和挫折的孩子,只要是没有被压垮,他(她)的精神属性一定会很强,克洛普就是如此。尼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任何不能杀死你的,都会使你更强大”,没错,就是这个样子!

那些竞技场上的心理大师(五) 之 尤尔根克洛普

孩童时代

必须承认,中学时代,除了身体发育正常、身材高大、跑动速度快、体能好,克洛普并没有体现出什么异于常人的天赋,准确地说,克洛普只能算是个身体很棒、体育成绩不错的邻家大男孩。估计是他在学校的运动场上有过太多的光荣、抛撒过很多汗水,以至于中学毕业时,校长当着全校学生的面,特意用大喇叭叮嘱他:“尤尔根,你今后必须从事和足球有关的职业”。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慧眼识英雄,谁又能知道呢?!

那些竞技场上的心理大师(五) 之 尤尔根克洛普

小伙儿长得有点儿着急,但很阳光

平凡的球员时代

一开始,克洛普只能混迹于斯图加特当地的业余球队。直到1986年7月21日,正在当地训练的德甲法兰克福队和克洛普所在的艾根兹宁根队踢了一场季前热身赛。不出意外,艾根兹宁根队以1:9失利,但是,比赛中,克洛普做了两件了不起的事:打进了艾根兹宁根队唯一一个进球;过掉了对方的德国国家队后卫贝特霍尔德,差点打进第二球。

顺理成章,克洛普被法兰克福签下,然后放到自家的业余俱乐部维多利亚辛德林根,参加德国丙级联赛。刚到法兰克福,克洛普表现还不错,他的速度快、头球好,另外,比赛中他仗着自己阅读比赛能力强,经常强行指导比他年龄还大的球员,用咱们的话说,就是这孩子在场上头脑冷静、有领袖气质、好为人师。很快,法兰克福发现克洛普的基本技术比较糙,而且已经定型了,今后很难在甲级比赛中立足,于是在比赛之余也安排他帮着俱乐部去训练 U11梯队。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一个自己踢球仅仅处于二流乃至于三流行列的球员,却一点一点向着如何指导别人踢球的道路走去。

需要提及一个小插曲,1987年中学毕业之后克洛普在法兰克福大学体育专业就读,克洛普大学阶段的毕业论文是关于竞走。从专业的角度,竞走是与体能储备、运动心理、比赛中的意志、比赛战术安排、比赛节奏掌控、比赛时的体能分配等高度相关的竞技项目。但对于普通人,竞走就是比谁走得更快、比谁走得更远,日后克洛普执教的球队都是以疯跑疯抢著称,全队跑动距离比别的球队都要高,呵呵,你品一品,是不是有点儿意思呢?

克洛普对于自己始终有着清醒的认识,一次他自嘲道:“我的头脑属于德甲级,但我的双脚却属于丁级联赛,综合起来,我就只能去乙级联赛踢球了”。1990年夏天,克洛普转会到德乙球队美因茨,继续着不温不火的职业生涯。

那些竞技场上的心理大师(五) 之 尤尔根克洛普

1992-1993赛季

1995年,美因茨请来了一位名叫沃尔夫冈弗兰克的新教练,他曾师从于意大利红黑军团的教父伟大的阿里戈萨基。正是在弗兰克的教导下,克洛普开始更深刻地理解现代足球战术,诸如442区域防守、高位压迫式打法,“我们必须像拳头一样收缩在一起压迫对手,在抢到球之后迅速散开”。

那些竞技场上的心理大师(五) 之 尤尔根克洛普

1996-1997赛季

在弗兰克的指挥下,美因茨的战绩突飞猛进,排名从德乙保级区一路上升,甚至一度看到了冲击德甲的机会。随着赛季的不断进行,年龄渐长、经验丰富、头脑冷静的克洛普被弗兰克不断调整位置,他从中锋变成了中场,然后又从中场转向了防线,先后担任过边后卫和中后卫,他几乎熟悉球场上的每一个位置。这个时期的渣叔就属于‘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不同位置的体验让他对足球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一边向弗兰克学习关于战术安排、训练目的、比赛中的调度和调整等问题,一边继续扮演‘场上教练’的的角色,经常扯着大嗓门指挥队友跑位。他的队友布林克曼曾经说过:“我的职业生涯中,对手和队友加在一起都不如克洛普骂我的次数多”。

那些竞技场上的心理大师(五) 之 尤尔根克洛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